Qing

思绪

还好 早已不做梦
天公 还算作美
雨后的清晨已不再闷热

思绪 绕进很多梦里
纠缠不清的是非
错乱不堪的世故

所有的情愫
本应自然的呈现

莫过于…


一句一字
莫过于一笑一颦

一声一叹
莫过于一言一行

一天一夜
莫过于一生一世

一梦一事
莫过于一朝一暮

一山一海
莫过于一天一地

一死一生
莫过于一岁一路

一千一万
莫过于一瞻一顾

一悲一喜
莫过于一来一往

太阳升起来了
星辰就藏起来吧

半夏

知了不叫了
因为被人捉走了
美食与夏天
都被吃了

半夏还未满
眼睛的泪水已噙满

爱啊
你深深的
别轻描淡写的
让我不知所措

告诉我
那蜷缩在角落的身影
是渴望阳光的精灵

一步
就可望穿半生缘

不惧不怕不贪不嗔
也不想再有丝丝缕缕的怀念

只怪
只怪太纯的色彩
经不起半点杂质

一万次离开

成就了一次的相聚


如此珍贵

[言之] 怀念

听过一首歌,想起数起往事。

执念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好像在一瞬间明白了这些年自己的过错。总有些话要听进去,细细分析,找出那些离开的理由。

我知道不是你欠我的那个理由

是自己未给自己的交代一个完美的借口

总有一些未了的情谊

拖着时光的尾巴,看似轻缓,实则沉重至窒息

不了了之的事情

从未善始善终的情缘

总会有一天

给你一个完美的答案

只可惜当时的执迷不悟

走着走着就忘了

走着走着就散了

聚散本随缘

何须据为己有


不是不想要了

只是不要也罢了


隐藏的达达:

一首谣曲,心水澄澈,思绪飞扬

无非

你看那海

不吵不闹 

潮来潮往

一朵浪花盛开

一朵浪花迸裂

趋于平静

又风雨轻舞

......

无非,

也就这样。



你看那山

不动不移

峰回路转

一坡葱郁老去

一坡积雪堆叠

迎合春秋

又斗转星移

... ...

无非,

也就这样。



你看那 


山连着山

海连着海

海的心里住着山

山的怀里拥着海

山海相恋

水天成片

无非,

也变成了这样。



忘年

第一副牌:花界与出家人;
第二副牌:荷叶 露珠 池中涟;
第三副牌:无锁的栅栏门
解脱自我束缚。
此时,写在:
忘年、望年、旺年。
一年来,得失各半。
人来人往、匆匆忙忙。
……
无语凝噎处,
又见灯火阑珊。
谢谢近一年多来,帮助我的人,
出现在生命里的,
都应细细珍藏,点滴成长,
所有的陪伴与离开,
都是无法挽留,
就像荷叶挂不住露珠,
也留不下枷锁。
一切归于平淡、自然。

风来了

风来了
风走了
你却怀念
春天的花香
你说 那是风的味道
也是思念的气息

梦沉了
梦醒了
你却忘怀
冬日的冰霜
你说 那是心的祷告
也是 爱过的痕迹

终于 有一天
你看见风里不再有花香
耳畔不再有呢喃
终于 那一刻
你踩着碎冰
也不再给他融化的暖阳
你才发现,
你不过参与了…
一场无与伦比
一场海枯石烂
一场水波逐流
一场静待花开 开不败 /败下来的 是时光与淡然…

离歌

同一条街

曾经吹着夏天的风
溢满花开的香

如今
飘满白霜
落入厚雪

深一脚
浅一脚
深深浅浅
小心移步

背景已经从夏变成冬
音乐响起来
你却站在舞台中央
忘记了
该唱《夏花赞》
还是《冬雪颂》

于是你开始傻傻的
在原地静止
沉默
转身

幕已落下

观众席
传来小声的抽泣

断断续续
灯光渐渐黯淡下来

借问

有一天
我消失了
不告诉你我去哪儿
不知我在干什么
我不会接你的电话
也不会回你的信息
不再嘘寒问暖
你还会等我吗
咦?
你笑什么


没什么
答案已不重要
只是问这个问题
觉得很傻。

有些话不要问
有些理不需讲
有些债不用还
有些情不相欠
有些人不必等
有些路不同道
有些玄不参透


懂了?
噢…还是不用懂了。

知与不知间。
存三分糊涂、
一分清醒即可。

剩下的,
下酒喝。

[言之] 心岛

四面环水
水绕着她一圈
她 是一座小岛

小岛游走
这儿
全天只有一场电影
一切变得奢侈起来

好像可以用尽
黑天与白昼
写满一辈子
只为等到他

好像大雪蔓延
扑面而来的是
驶不进来的船儿
游不走的离人

一切变得简单起来
一切变得安静起来

一切来得不易 留得住 爱得起

一句誓言。
也可守住那些太匆匆。

— 《我是否可以登上你的岛》
Qing

2016年1月18日 21:16

老相册:

高速公路

1970年,新墨西哥州,Burk Uzzl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言之] 浓淡


浓淡,
总相宜。

不知,
话清欢

浓了的,
会变淡。

淡了的,
沉淀成嘀嗒的钟声,
涌动了徘徊的脚步,
敲响起隐现的暮鼓…

若,
非要给一切罗列一个标签,
末了,
连标签也化为空无。

何须谈浓淡,
无故莫挂牵,


无非浓中有淡,
淡里浅尝深深情。

— 引1 —

 《春宴》里有这么一段我偏执般深爱的话。

“有人说,如果不知道回去哪里,心就如同无根的兰花。
口号和概念组成的世界,使人忘却根本所在。
情感变幻无常,却是突破规则界限得以让人接近自我的稀少机会。喜悦,抚慰,需索,依赖,分隔,决裂,性爱,自我发现,寻找,放弃,宽恕……种种组成试图让人明心见性。
时间有限,追索生命的诚意和真实,比什么都重要。”

— 引2 —

林清玄《清欢》
少年时代...

[言之] 荒芜

有一天
我站在繁华处
看落尽的烟火

踏着烙印
炙热的伤
冷却的
是过往

你说
我说过的

我说
你说过的

我们都不记得了。

[言之] 盖矢

昨夜一梦
醒来
仅存两字
“盖矢”
盖,遮盖、掩埋。
矢,有的放矢。
放箭要对准靶子。
寓意,做事要有明确目标。
而,
梦境里,却隐喻遮盖起来。
是否,告诫:
低调为本。
毋忘在莒。

[言之] 乞梦

昨儿,一奇梦。

梦醒。

一点儿惊喜
一点儿疑惑
一点儿诡异

幽林处,
遇一乞丐。
采取轮班制上岗。
老者自称“老爹”,
另外还有一个年轻女子,
还有一个青年小伙,
均扮相糟粕、面容油腻…

其间,交流甚欢。

… …

剧情转换—

女子登门造访,光鲜艳丽,一身职业OL范er~
开门遇见她,觉得面熟。

交谈间,
她笑谈主业报刊编辑月薪7K,副业乞讨月入3K…

不知梦的解析,有何投射?

画面清晰、碎片错乱…

遂,记之。

趣玩焉~

[言之] 知否

《你知道的与不知道的》

你知道,我听着海风欣赏雨滴敲打窗台;
你不知道,我站在寒风大雨中打不到车;

你知道,我告诉你的快乐的理由;
你不知道,我路过满屋顶的葡萄藤,听着老人们纳凉时的闲谈,仰望星空,路过古老的电车轨道,在想你…

你知道,我轻描淡写的一句问候;
你不知道,我在酝酿这几个字所饱含的感情;

你知道的,
往往是我想要给你的样子;
你不知道的,
就是不知道的。
应该也真实的存在着。

无形中,
孕育着每个心之所向的愿望。

简单,
却又稳定的幸福。

没有你,
好像世界黯淡下来,

谁会是你点亮心灯的人儿呢?

我们在追寻中,
慢慢铭记。

宁静的力量。
致远。

[言之] 交错

计算?

[言之] 疯狂

再疯狂一次
要不
要不然
我的青春真的

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你陪我么

嘘!

不用说了

我明白
我懂

你有你的路
我有我的桥


再会吧

多保重

我们在梦想的路上

从未

从未孤独过

[言之] 北京

十年。
我生活在你的怀抱里十年。
而我,即将离开。

你看着我慢慢长大、成熟,
去追寻,去经历,去承担。

那么多情感,那么多感受…
想用文字来承载的时候,
却一句合适的话,
都说不出来。

总有一天,
我会微笑着,
梳理出,
所有你带给我的喜悦与悲伤。

没有你的城市,
所有的华灯初上,
都照不亮,
心里的影子。

反而,
突然释然好多好多。

因为,
我觉得,能带走的已经随我而行;
带不走的,
也所剩无几。

你懂得与不懂得,
都已深埋于心。

[言之] 当下

所有的事情,
不在昨天,
也不在未来,
只在当下。
现在所有的一切,才是真实的。

闭上眼睛,
听听呼出和吸入的空气,

触摸一下,
你伸手就能碰触的一切,
那种质感,还有温度,
才是真实的。

没有发生的,
还有已经发生的,
都已是幻觉。

变幻的影子,
错乱了思维,
禁锢了脚步。

你往往,
相信了幻觉,
忽视了,现实。

这就是,
我们口口声声的“感觉”。

[言之] 一厢

我想,这一切的因果,
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

我对你的在乎,
已经超越了时间,
还有时间流逝中逐渐老去的我自己。

想,跟个孩子一样,
从后面抱着你,
任幸福的泪水,
轻轻洒在你的背上。
你只会感受到温热,
不会察觉我的忧伤。

等待,
会累么?

或许,
比追求累一些。

追求是有目标的。
而,等待
却,杳无音讯。

放手,
或许更好一些。

别那样看重别人。
给自己多一些时间,
多一些自己的时光。
感受.积累.还有沉淀。

就像
我们未曾相识

这样
多好

天真的俘虏

  《天真的俘虏》                                               ...

[言之] 父爱

我只是个垂钓者

走在遥远的彼岸


呼吸着你眼泪的

苦涩


踏着你的脊梁

我在


徘徊着  起飞


然后高飞


哪一站  或许我忘记了哭 


(2008-01-27 15:52:26) 

摘自青春懵懂的新浪博文


[言之] 光

叶于秋 最美

氤氲着淡淡浅浅的颜色

所有的小径

响起了你的味道


随风

那些摇曳不定的青春

开始在眼角

聚集密密麻麻的细纹

一丝一缕

牵扯着回不去的

光年


天亮出现的第一颗星辰

永远不知道

破晓之前守候寒夜的孤星

只为了

见她一眼


开始蔓延


影子

倒出你的轮廓

我透过指尖的风儿

抓也抓不住

闭上眼

仰视30◎


之于我

之于你

之于我们


还有之于那些日子


彼岸有光


[言之] 财富

商人

喜欢计算成本


诗人

愿意沉淀情感


[言之] 入画

入眼者.入画;

入心者.入药。

你若风景般存在,是岁月里一幅山水画,

独特的韵味,百品不厌;

悄悄的,少年走进了花房姑娘的心,

时间是药引,

发酵的光阴,疗伤的是悲情的过往和快乐的邂逅;

时间是一剂良药,

淡了

还有

浓重的


一切

都刚刚好!


ishop



一花艺饰:

http://w-art.taobao.com;

新浪微博:

@ARTLIFE艺生活

@一花艺饰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一花艺饰


W-art.taobao.com


你肯定也想有一家小店,
在海边,
和心爱的人,
还有一只老猫,
一台古老的相机,
静守时光

一整天
循环着那首初见的曲子

一整天
看着潮起潮落 

有一物
挂念着你的寄托

有一人
魂牵着你的梦萦

此人
此物

此时
此刻

随你心动

伴你心悠


http://w-art.taobao.com


[言之] 山顶

雨后

空气丝丝凉意

穿过郁郁葱葱的夏树


随意绑着的马尾

在肩后

轻轻的甩着 自己觉察的重量


山顶

是一条 食物链


山顶

是一条 不归路


山顶 

是一盅 清醇泪


山顶

是一份 遥之谷


回音

是千古的等待


我站在山顶

高处不胜寒


遥望峰上的你

烟雾缭绕


© Qing | Powered by LOFTER